季先生,亲够了吗_倾我不倾城【完结】(29)

  冯惜贝远比姜雅聪明得多,人前一直是善良可爱的形象,善于利用外在优势,装柔弱,装无辜,就算与谁有了不愉快,别人都会认为冯惜贝才是受害者。

  高段位绿茶,一般人都不是冯惜贝的对手。

  所以,当初冯惜贝和姜雅一起把姜仪锁在学校厕所里的事说出去也没人信。

  人前善良可爱的小公主,人后阴狠歹毒,冯惜贝的高明之处就是懂得伪装,至少在季凌寒与齐司远一行人面前,她就是娇柔菟丝花,需要被保护。

  当初冯惜贝指使姜雅把姜仪锁在厕所,姜媛目睹了全过程,然后她当着冯惜贝和姜雅的面把姜仪给放了。

  那次之后姜雅几次找她的麻烦的事她不觉得与冯惜贝无关。

  没有多少人知道姜雅其实是小公主冯惜贝的狗腿子,姜雅干得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冯惜贝在背后出谋划策。

  那次她帮了姜仪后,姜雅三天两头就去找她的茬,也不知道姜雅听谁说了季家和舒家有婚约的事,姜雅以为与季凌寒有婚约的人是她,所以气势汹汹警告她离季凌寒远一点。

  当然,那次也是姜雅最后一次在她面前嚣张。

  她本来没打算动手的,但姜雅用舒念威胁她,所以她把姜雅摁在地上摩擦了。

  那次教训之后姜雅不敢在她面前作妖了,她清净了不少,连冯惜贝见了她都绕着走,事后她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她当时说的某句话吓到她们了。

  那时候的她孑然一身,无牵无挂。

  她说她想弄死谁是很简单的事。

  亡命之徒,谁都怕。

  姜雅和冯惜贝大概吓到了。

  厕所事件后姜仪曾私底下找过她表达谢意,但没过多久又闹出了姜仪写情书给季凌寒的事,姜仪一下子就出名了,背地里很多人嘲笑姜仪,骂姜仪是丑八怪,捉弄嘲笑让姜仪难堪。

  姜仪没有为自己辩解,默默忍了,过了一段时候,那件事也逐渐被人淡忘。

  姜媛有点好奇姜仪到底在想什么,怎么看姜仪也不像是会给季凌寒写情书的那种人。

  对上姜媛打量的视线,姜仪大方一笑,“姜雅从小就欺负我,我早就忍无可忍了,昨天的事我不后悔,我觉得自己下手太轻了,不过事后想想又觉得自己太蠢了,为了姜雅那种人差点赔上自己的人生不值得,对付姜雅,其实很容易,我却用了最蠢的办法。”

  这话理智又带着些许张狂,从一个看起来十分文静柔弱的女孩子口中说出来有点违和,姜媛却更欣赏这样的姜仪。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加倍奉还。

  难得遇见投缘的人,姜媛也忍不住八卦了一下,“你真给季凌寒写过情书?”

  姜仪沉默片刻后叹气,“也算不上情书吧,也就是一封没写完的信,人生中第一次写那种庸俗的东西,也是最后一次。”

  对上姜媛疑惑的眼神,姜仪释然浅笑,“但我可不是写给季凌寒,他除了脸长得还行外,没有一样是可取的,脾气差,傲慢无礼,那样的男生我可看不上,你也别问是写给谁的,因为我已经后悔了喜欢那个人了,就像看见苍蝇围着大便打转一样恶心。”

  这冷幽默,姜媛竟无言以对。

  所以说,她猜的没错,那件事就是有人故意误导别人来针对姜仪。

  姜媛向来寡言少语,沉默之后就会冷场,姜仪平时性子也是比较闷的那一种,但她喜欢和姜媛聊天,向她倾诉一些从来不敢和别人说起的心事。

  “你知道吗,冯惜贝喜欢季凌寒,但她和齐司远在一起了。”

  姜媛惊讶的表情让姜仪感觉到了一丝成就感,“原来你真不知道冯惜贝喜欢季凌寒啊。”

  齐司远给人的感觉就是对谁都一样,看着温文尔雅平易近人,实际上却给人一种距离感,他身边除了季凌寒与蒋逢年外也没什么深交的朋友。

  冯惜贝与他们三个人关系看起来不错,但也不见齐司远对冯惜贝有多热情,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冯惜贝对季凌寒有意思,齐司远不可能不知道。

  齐司远不怕头顶绿成青青草原么。

  姜媛一本正经地说:“我一直以为齐司远喜欢的人是季凌寒,如果他真和冯惜贝在一起了的话,我感觉就像是情敌为了搞死对方不惜献身为饵的那种恶趣味。”

  要说齐司远对谁有热情,非季凌寒莫属。

  姜仪抱着肚子笑了起来,眼泪都笑出来了。

  “哈哈哈!”

  “原来你这个高冷美人也有一颗腐女心嘛,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齐司远喜欢季凌寒呢,哈哈哈笑死我了……”

  千里之外因联系不上姜媛而焦躁不安的季凌寒打了个响亮的喷嚏,齐司远接着也打了一个。

  齐司远抽了两张纸巾,一张自己用,另一张递给季凌寒。

  蒋逢年见状,面露惊恐,赶忙离两人远远的。

  “寒哥,你感冒了吧,这才几秒老齐也被传染了,我有点怕。”

  季凌寒将擦过鼻涕的纸巾揉成一团往蒋逢年身上扔。

  “滚,让你们来是给我想办法的,你屁都放不出一个也好意思躲?”

  第18章 负责

  提起这事儿蒋逢年就觉得委屈。

  他和老齐这是招谁惹谁了,一大早不能睡个安稳觉,寒哥火急火燎把他们叫来,憋了半天不说话,自己跟自己赌了半天气,一遍又一遍拨姜媛的号码,人家根本不搭理。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