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撩妹日常_长沟落月【完结+番外】(65)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一曲凤求凰弹奏完,王隽伸手轻拢住琴弦,带笑望向司马玥。

  艳艳红烛下,他长眉微挑,唇角上扬,明明往日里看着那么清隽闲适的一个人,现下在这烛光之下看来,却无端的就有了几分邪肆诱人之感。

  ......司马玥不晓得该怎么形容现下的心情。

  她怎么就是觉得王隽看起来正经禁口欲的表象下面其实正好是相反的呢?

  而此时王隽正在低声的问着她:“阿玥,听明白这琴曲里的意思了吗?”

  司马玥双手放于膝上,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

  原谅她在这上面真的是个白痴吧。听琴曲就知道其中想表达的意思什么的,她觉得她就算是再修炼个一百年那也达不到这个境界。

  王隽似是有些恼了,起身就快速的走到了她的面前,一张俊脸突兀的就凑了过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问着她:“你真的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他的脸离的太近,近的彼此之间的呼吸都可相闻。

  司马玥一时有些害怕,说出来的话都带了些颤音:“你知道的,我现下连宫商角徵羽都还分不大清......”

  王隽盯着她瞧了半日之后,最后还是无奈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原本是想对她表达自己的爱意,不想她却完全不明白。

  这样的挫败之感真是让他无可奈何。

  “往后加强对你琴艺课的补习。”

  半晌之后,他方才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

  而且他决定了,日后对她讲解琴曲的时候,都要以这首凤求凰为范例。

  他就不信到时她会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带着这样的决定,王隽和司马玥依依惜别,翻墙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原本他是想自大门离开,只是司马玥提议说走大门太绕啦,直接翻墙多方便。反正过了这堵墙就是你的卧房嘛。

  王隽还真的考虑了一番她说的这话,然后还真的就从善如流的直接翻墙过去了。

  而等到他轻飘飘的落在自己的院落里之后,就见承影已经是守候在那里了。

  “如何?”他缓步上前,问着承影,“宫里有何动静?”

  承受垂手禀报:“安阳公主近身的一个宫娥被乱棍打死,其他别无动静。”

  安阳公主?司马瑜啊,王隽微微的眯起了双眼,今日的这场火,他记住了。

  第37章 深夜接送

  光阴易过,才见陇头腊梅花开,转眼已是红杏枝头春意闹。

  这段时日里司马玥和王隽之间的发展真可谓是一日千里。只是叫司马玥失望的是,纵使他们之间已然是如此的亲密了,王隽却始终还是没有对她说过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这样的话。

  真的是,纠结无比啊啊!

  但好在新学期开始,各科课业日渐繁重,司马玥暂时也没有心情去纠结这事了。

  而且新学期刚开始没几日,学院里又发生了一起学生挑战夫子的事件,一时大家茶余饭后都在讨论这事,司马玥自然也是要去凑这个热闹的。

  这次挑战之人是崔护,挑战的对象则是武术夫子。

  崔护在学校里一向独来独往,鲜少与人交流。但自从那日明月楼事件之后,他和司马宣,宁康以及司马玥却是慢慢的走得近了。

  说起来大家毕竟是一起喝过酒的兄弟,所以当武术课上崔护放言出来要挑战武术夫子的时候,司马宣他们三人便都带头鼓起了掌。

  做兄弟的不支持兄弟,那还有谁支持?

  挑战当日,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武术夫子,车骑将军终于是露面了。

  车骑将军现下已是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晒的黝黑的国字脸一直板着,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岳峙渊渟,气势骇人。

  相比之下,坐在他身旁一身茶白衣袍的王隽简直就可以称之为风姿卓然飘逸的神仙人物了。

  相较上次司马玥挑战算术夫子而言,崔护这次的挑战更难。

  首先他得过得了车骑将军所考的兵法这一关,然后又得过得了前将军赵德的武艺一关,两关里有任何一关不过,那都算不得是挑战成功。

  但崔护竟然是挑战成功了!

  事后根据宁康所说,崔护这一个寒假哪里都没去,就足不出户的待在自己的院落里看兵法,练剑,为的就是今日的挑战。

  司马玥就想着,难怪寒假刚开学的那会,他瞧着崔护消瘦了不少呢,想来这个寒假他过的确实是挺辛苦的。

  上次司马玥挑战成功,大家在一起欢快的聚了一餐,而今日崔护挑战成功,所以那理所应当的也应当在一起聚一餐啰。

  依着司马玥的意思,京城这么多的酒楼,只要除了明月楼,随便挑哪一家酒楼来聚餐都可以。但司马宣和宁康却是震撼于上次在明月楼顶看到的景色,所以一致的都想还去明月楼聚餐。

  崔护在旁虽然没有说话,但瞧着其面上的神色,那也是同意的。

  三比一,司马玥无奈的扶额,但最后也只能跟着他们往明月楼的方向去了。

  只是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们四人一进明月楼,小伙计就对他们特别客气,准确的说,是对司马玥特别的客气,甚至是连掌柜的都亲自出来接待了。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甜宠文 长沟落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