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撩妹日常_长沟落月【完结+番外】(53)

  他便这样站在庭院中,自旭日初升起,一直站到了现下日上三竿。

  可是他心里却是一些儿都不着急,也不觉得冷。

  他心爱的小公主正此时正与她一门之隔,只要一想到这个,他便觉得便是再久,他都是可以等下去的。

  最后还是莺时忍不住,主动上前敲了门,问着司马玥是否已经起来了。

  不然她估摸着王隽都能这般的一直站到天黑去。

  但司马玥原本就是个大条的人,所以压根就没有看出来王隽此刻的失落来。

  她只是坐在床上,很是大大咧咧的问了一句:“院长你这是要去哪里?”

  想了想,又加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她最后一句问话成功的取悦到了王隽。

  所以说,她其实还是很关心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也就是说,她终归还是想早些再看到他的?

  于是王隽面上的失落之色一刹那之间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眼角眉梢掩也掩不住的笑意。

  “我会尽快回来。”

  去哪里他倒是没有说。但其实司马玥原本也只是随口客套的问一句而已,也并没有很关心他到底要去哪里。

  最后王隽深深的望了司马玥一眼,似是要将她的模样神情都深深的印在眼中,烙在心中一般。

  而后他又嘱咐了几句她这段日子不要乱跑之类的话之后,终于是转身走了。

  他一走,司马玥就问着莺时:“他什么时候来的?”

  “辰时初刻就来了,一直在院子里等公主等到了现在。”

  司马玥睁大了双眼:“这么早就来了?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不让他到厅里等啊。”

  莺时回答着:“奴婢也是这般说,可是王院长说他就在这里等候公主。”

  司马玥唉唉数声,一面掀开被子起床穿裙子,一面口中就说道:“那你就该早些来叫我起来啊。让他这样冰天雪地的等了这么长时间多不好意思啊。而且这个王隽也真是,闹半天等了我这么长时间又不是有什么紧急的事,只是为了来告诉我一声他要出远门了。这么大冷的天,至于么这是。”

  “是,”莺时也附和着点了点头,淡定的说了一句,“所以依奴婢的愚见,王院长应该是喜欢上了公主。”

  不然不足以解释这么冷的天在外面等了半日,只为来说一句我今日要出远门这样的话。

  ......司马玥这下子已经不单单是睁大双眼这么简单了,她简直就是要将眼珠子都给瞪了出来。

  莺时,麻烦你下次说这么惊悚的话之前能不能先给我打个招呼呢?你这样忽然的就抛了一枚重磅炸弹下来,你家公主我弱小的心肝完全承受不来啊。

  第30章 储君阿元

  司马玥原本是隐隐的察觉到王隽应该是喜欢她的。

  只是一来她不大自信,觉得王隽那货是个巨牛叉的货,身兼太原王氏一族的族长和皇家学院的院长两职,不说朝野上下提起他来都要竖起大拇指,只说庆隆帝对着他的时候都是毕恭毕敬的,他会看上自己这个发育还没完全的小丫头片子?二来则是王隽那货虽然对她有时够暧口昧吧,但有时又特严肃正经,所以她压根就傻傻的分辨不出来他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所以现下莺时这句惊骇之语一抛出来,司马玥的第一反应就是连番的追问着:“你说王隽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什么?你确定你没有看错,他是真的喜欢我?你为什么会觉得他喜欢我?”

  莺时是个话不多的人,可现下对上司马玥的连番轰炸,那也只能一一的解释着。

  “奴婢觉得,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看对眼就行了。至于说我为什么会觉得王院长会喜欢公主,嗯,我是觉得王院长看公主的眼神跟我们都不大一样,那种感觉,奴婢说不出来。总之,王院长肯定是喜欢公主的,这个奴婢绝对不会看错。”

  “他喜欢我啊,他真的喜欢我......”

  司马玥如同一根沸水里滚了一遍的面条一般,瘫软着身子坐到了一旁的椅子里,口中不停的在说着这一句话。

  每说一句,她就觉得胸腔里的一颗心都在往上升了一点,到最后,简直都要升到云霄里去了。

  她一时恨不能王隽就在眼前,拽着他的手就狠狠的质问上他一番,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可她又不敢,怕到时这句话问了出去,换来的是人家的嘲笑以对,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呢?

  司马玥就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如同放在油锅里煎一般,怎么着翻面都是提心吊胆的啊。

  只是还没有提心吊胆多长时间,宫里就来人了。

  来的人是李内监,领着几个小内监和侍卫,说是奉了李太后的口谕,来接端华公主和琅琊王入宫。

  前些日子司马玥进宫的时候李太后特地的和她说起了寒假怎么过的事。依着李太后的意思,寒假很短,若是回江陵,路上一来一往的估摸着就要近一个月了,时间都耗费在了路上,太不值当。所以李太后的意思就是不让她回江陵,而是写封书信让江陵王和江陵王妃也来京城,大家团聚下,一起热热闹闹的过个新年。

  但当年的事江陵王始终是无法释怀,所以纵然是李太后和司马玥两个人联名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书信过去,但最后还是被江陵王给拒绝了。

  江陵王的意思是,自打司马玥出生以来,这么多年都没有陪李太后守过岁,那今年就让司马玥陪李太后一起守岁吧。又因着明年大年初一就是司马玥十五及笄的好日子,正好就让李太后主持她的笄礼。书信最后他又言辞恳切的说了儿子不孝,不能日日守候在旁侧,只能在江陵日夜遥祝母后身体安康之类的话,只把李太后看的当时就泪洒书信了。最后又把庆隆帝叫了过来,好好的数落了一番才罢。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甜宠文 长沟落月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