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撩妹日常_长沟落月【完结+番外】(22)

  “玥儿,”他欢乐的将手中的两个包子递了过去,“看,二哥说有办法的吧。所以说往后你就跟着二哥混,天天都有肉包子吃。”

  少年,你的抱负果然是很远大啊,远大的都让我对你刮目相看哟。

  司马玥毫不客气的接过了司马宣手里的两个包子,然后微微的探过身,对着正站在司马宣身后引颈而望的宁康说了一句谢谢,再便是坐了下去,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几口就将手中的两个肉包子给吞下肚了。

  宁康目瞪口呆的望着。末了他咽了口唾沫,对着司马玥敬佩的说道:“公主,公主果然很豪爽。”

  司马玥做谦虚状,虚心的说着:“哪里,哪里。”

  她原本性格也外向,而且又有司马宣这个活宝在中间插科打诨,所以不一会儿的功夫也就跟屋子里的大部分人都熟识了起来。

  这时她便看到一个少年,乌衣墨发,独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一张桌案后,正一脸漠然的望着窗外。周边虽然乱糟糟的一片,但他一个人坐在那,却是很诡异的安静。

  第12章 学院生活(二)

  司马玥用胳膊肘捅了捅司马宣,示意他往那黑衣少年那边看,然后低声的问了一句:“那个人是谁啊?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

  司马宣循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而后收回目光,撇了撇嘴,说道:“他叫崔护,是博陵崔氏一族的人,就是宫里那位的侄子。他这个人吧,有时候坐在那里一整天都不会说一句话,简直就是个闷葫芦。而且他一天到晚的对着谁都冷着一张脸,好像别人都欠了他几千几万两银子似的,我劝你往后还是不要接近他的好。”

  司马玥哦了一声,收回了目光。

  接下来的两节课是算术课。

  算术夫子是个老头。斑白头发斑白胡子,一望就知道是个书呆子。

  他腋下夹着一本书,手中拿着算盘和几根木头算筹,慢吞吞的走到上首的书案后坐好,然后又慢吞吞的翻开了书本。

  晃了晃手中的算盘之后,他开始讲题了。

  一开始的倒都是些相对简单点的题目,无非就是日常出去买东西都能用到的,扒拉扒拉算盘珠子都能算出来的简易加减乘除之类的。

  只是算盘这玩意,司马玥她不会用啊。

  上辈子家里倒是有个算盘,还是她爷爷做村里会计的时候用过的,只是后来被司马玥和她弟弟给拆了当珠子玩了。

  于是司马玥就只能听着一屋子噼里啪啦打算盘珠子的响声,自己却是坐在那里看着算盘发呆。

  幸好这个算术夫子不像王隽那样精明,一时也没察觉到什么异常,依然只是坐在那里慢慢的讲着各种题目。

  到第二节 课的时候,夫子画风一变,开始讲起了其他的题目。

  首先出的是一道鸡兔同笼的题目。

  鸡兔同笼不知数,三十六头笼中露。

  数清脚共五十双,各有多少鸡和兔?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一只笼子里装了鸡和兔子,若是按头来算,则一共有三十六只头,若是按脚来算,则一共有一百只脚,问笼子里到底有多少只鸡,多少只兔子。

  司马玥立时就来了兴趣。

  作为一个理科妹子,上辈子好歹那也是学了十几年的数学的,所以这种小学生的题目真的是soeasy了。

  偏头一看司马宣还在那皱着眉头扒拉算盘珠子,显然是还没有头绪。

  先前上王隽的文学课时,有好几个繁体字她不认识,下课了特地的找司马宣问了下,不想却被那厮给嘲笑了。现下好了,风水轮流转,轮到她来嘲笑他了。

  算术夫子出完这道题后,在那拈了一会胡须,就慢条斯理的说道:“可有哪位同学算出来了?”

  底下静寂一片,连扒拉算盘珠子的声音都没有了。

  算术夫子的目光在屋子里缓缓的转了一遍,然后又慢条斯理的说道:“那我就找个同学出来解答下罢。”

  随着他的话落,所有的同学就都低下了头去,暗自祈祷着,千万别叫我,千万别叫我。

  答不出来就得站一节课啊。这还是小事,关键是丢面子啊。

  算术夫子的目光又缓缓的在屋子里转着,似是在想着叫谁来答这道题比较好呢。

  而底下所有的的人都是垂头敛目,屏息静气,都在祈求着自己别是那个倒霉鬼。

  “咳,咳。”算术夫子忽然咳了两声,而后目光慢慢的转到了司马宣和司马玥的这一排来。

  司马玥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要是夫子正好找了她来回答这道题目,她到底是该正确的回答出来呢,还是说不知道呢?

  正确的回答出来吧,可在别人的印象里她始终还是个傻子啊,猛然的就转变的会算算术题了,会不会被人怀疑?可这要是说不知道呢,罚站一节课,然后还要接受司马宣等人的嘲笑,那也实在是够悲催的了。

  但事实证明她真的是想多了。

  因为算术夫子的目光定在了司马宣的身上,慢慢的说着:“司马宣,你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然后司马玥就见司马宣僵硬的站了起来,一脸我怎么这么倒霉啊的样子。

  “夫子,我,我......”

  平时能言善辩的司马宣现下站在那里,仿佛就跟个卡了带的磁带似的,我了半天,愣是没我出个什么东西来。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甜宠文 长沟落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