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撩妹日常_长沟落月【完结+番外】(20)

  王隽平静脸,维持着端坐椅子上的姿势望着他。

  “说起来这事也怪我,赵尚书昨日来请我吃饭喝酒,我以为大家都是同僚,一起吃个饭喝个酒也没有什么的嘛。谁知道这老小子不安好心,等吃饱喝足了,他都付了账了,才对我说他其实是有事来相求我的。”

  “为了他的大儿子?”王隽直接指出。

  郑洵点头,同时竖大拇指:“要不怎么说子上一双眼睛真是明察秋毫,什么事都瞒不了你呢。就是他那大儿子,现下都快三十了,还在咱们学院里熬着出不去呢。你是没看见,昨日赵尚书的那个样啊,只差没给我直接下跪了。说什么他大孙子都快十岁了,他这大儿子还在咱学院里出不去,总不能到时他孙子进了咱这学院,他儿子还没出去吧?到时父子两个坐在一起上课像个什么样?所以他就求我,让我来与你说上几句好话,能不能给他儿子的各科成绩都打个优,让他好出去呢。”

  王隽不说话,只是望着郑洵。

  郑洵面上略有几分尴尬,但还是双手一摊,无奈的解释着:“没办法,正所谓是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偏偏昨日他请我吃的都是鲍鱼鱼翅这些高档货,子上你也知道的,我压根就是个存不住银子的人,俸禄一到手就被我给花了,这顿饭钱我哪里拿得出来啊。”

  王隽沉吟了片刻,伸手自袖子里掏了一张银票出来,扔给了对面的郑洵。

  郑洵双手接过,一看银票面上的金额,立时便眉开眼笑的将银票折起,收到了自己的腰包里。

  “族长果然就是不一样啊,一出手就是一千两,这都快赶上我一年的俸禄了。”

  王隽也不理会他拍的马屁,只是说着:“请赵尚书去京城内最好的酒楼吃顿饭,什么最贵就点什么。这样你受他的人情应该就还了吧。”

  “那老小子昨日请我吃的那顿饭顶多也就值个五十两银子。我待会满打满算的拿出个两百两银子来,请他去聚仙楼搓一顿,再叫上两个当红的唱小曲的,什么人情不还了?”

  王隽点头:“那就好。”

  “只是,”郑洵望了他一眼,“赵尚书的那个儿子,你还是不肯放他出去?”

  “我自然是可以放他的儿子出去,”王隽的声音里有几分冷意,“但是我也不会给他的综合成绩评个优,而且赵尚书还需得答应我,往后不能让他的儿子步上仕途。”

  郑洵砸吧了下嘴:“这满朝谁不知道,赵尚书送他的儿子进学院,为的就是想让他儿子镀一层金,来日好给他谋个好职位。你这又不给他的综合成绩评优,又不让他步入仕途的,这不明摆着就是砸了人家的如意算盘嘛。小心赵尚书跟你急。”

  王隽一听,声音里的冷意就又重了几分:”随他想对我如何,只管放马过来就是。“

  “是,是。”郑洵笑道,“知道你王隽是族长,身后有着太原王氏全族,他赵尚书就算是再恨你,那也不敢对你轻举妄动的。只是王族长,我记得今日的第一节 课好像就是你的文学课?你现下是不是该准备上课去了?”

  第11章 学院生活(一)

  司马玥此时正趴在靠窗的书案上,板着一张脸,浑身自带一股生人勿近的冷肃气场。

  自打她怒气冲冲的从王隽的院长室出来之后,走路那简直就是带风啊,司马宣一路小跑着才跟上她。

  进了教室之后,屋子里原本还在闹腾着的一干学生见忽然来了一个美少女,吹口哨者有之,出声打招呼者有之,简直就是乱成了一锅粥。

  司马玥一概不理,任由司马宣拉着自己的胳膊走到了两张并排的书案前。

  将司马玥往里面靠窗的那张书案后面一推,司马宣转身对着后面起哄的一群人就得意洋洋的说道:“告诉你们,这可是我妹,亲妹。往后你们可得机灵点,别惹我妹不高兴,不然休怪我对你们不客气啊。”

  先前吹口哨的那位少年此时坐在书案上,一条腿架在了椅子靠背上抖啊抖的,闻言就调笑着说道:“司马宣,少来吧。我们谁不知道你的亲妹就只有司马瑜和司马瑾啊,怎么忽然又蹦出一个亲妹来?别这是你的情妹吧?”

  话落,哄堂大笑声响起。

  司马玥:......

  好想直接糊这少年一脸墨水啊怎么办?但这样是不是就显得她太彪悍了些?

  但好在有司马宣及时出来解围:“宁康,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实话告诉你,她是我皇叔江陵王的女儿司马玥,你倒是说说,她是我亲妹啊,还是情妹啊?”

  在座的都是官家子弟,在朝中都是有耳目的,消息自然是较一般人来的灵通。

  宁康一听司马宣的话,立时就从书案上跳了下来,几步走了过来,诧异的上下打量了司马玥一番,然后说道:“她就是江陵王的女儿,皇上刚刚晋封为端华公主的司马玥?”

  司马宣得意的点头:“对啦。”

  宁康心里犯起了嘀咕。

  不是说江陵王的女儿司马玥是个傻子嘛,怎么现下看起来倒不是那么回事?

  司马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傻名在外,她只是颇为不耐的望了宁康一眼,心里想着,这小子嘴够贱的啊。

  宁康就只觉得一双盈盈的秋水眼向他望了过来,内里光彩逼人,湛然有光。

  他立时就怔愣在了当地。等到他反应过来,他抬手理了理自己锦袍上的褶皱,然后扭捏着伸出了自己的手,介绍着自己:“端华公主你好。在下宁康,今年十七岁。家父宁远,现在朝中担任大鸿胪一职,家母......”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甜宠文 长沟落月